律师文集
文章详细

湖南衡阳6户主房屋被强制拆迁 老人被吓晕

发布时间:2018年7月23日 北京拆迁征地律师  
强拆要经过八个程序,现在一个程序都没过,强拆前房主没接到任何通知,没依法协商,况且此房还在诉讼期间,大家几乎没得到赔偿
 
今年4月8日,何琳老人提着上访材料,再次失魂落魄地出现在湖南省衡阳市市委大院的门口,他自己也记不清来这里多少次了,就连大院门口的警卫都已熟悉了寒酸打扮的他。
 
何琳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合法的房子曾被副市长雷良玉批示保留,但没得到任何赔偿的情况下,后又被一伙至今身份不明的人强制拆除。
 
 
更让他气愤的是,自己欲去北京上访告状,却被任衡阳市计生委法规科长的大儿子何晶华一把拉了回来,因为儿子“怕受政治牵连”。
 
 
凌晨遭遇强制拆迁
 
今年78岁的何琳是湖南省衡阳县关市乡福星村人。2004年,其小儿子何琼华与嫂子张菊英等六名亲戚合伙在衡阳市买了一栋地处蒸湘区蒸湘北路254号,建筑面积为326平方米的房子(其中门面192平方米,楼上住房134平方米)。之后,大家一边办理有关过户手续,一边将房子租给别人做生意。接下来的几年里,几名亲戚每月每人都能分到近千元的租金。
 
然而好景不长,2007年元月,因“立新大道东段开通”,这栋房子被列入拆迁范围,租房子的商家们被陆续“赶走”。最后,偌大的房子只剩何琳一人看守。
 
今年1月4日凌晨,寒气逼人,正在床上鼾睡的何琳突然被一阵声响惊醒,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六条卷闸门相继被撬开,几十个身份不明的人冲了进来,“快起来!快起来!穿好衣服马上离开,你家的房子要拆了!”还没等老人的衣服完全穿好,几只粗大的手就将他挟了出来。
 
在屋外,何琳才看清楚:近百人头戴钢盔,身着迷彩服,个个板着铁青的脸,另有几个拿着相机,扛着摄像机的人在人群中走来走去。
 
不久后,何琳被强行塞进一辆面包车——因惊吓过大,老人晕了过去。
 
据当天在场的人反映,面包车开走后不久,有三个“房主”闻讯赶来,但还没等他们站住脚,就被几个穿迷彩服的人截住,并强行推进警车,押送到蒸湘北路派出所。另一“房主”拿出相机拍照时,相机也被强行抢去。再之后,轰鸣着的挖掘机举起巨大的铁臂向房子砸去……一个多小时后,这栋两层钢筋混凝土结构的房子被夷为平地。
 
 
副市长批示“无效”
 
2007年3月28日,何琼华与嫂子张菊英等六人在接到有关方面下发的拆迁令后,向立新大道东段征地拆迁建设蒸湘区拆迁指挥部(以下简称“立新大道拆迁指挥部”)递交了书面建议:建议拆迁指挥部只拆除蒸湘北路与易赖街接口处的六层楼房一层门面三间,留下与之隔壁的二层门面,这样,既能使道路建设不受影响,这样户主也可以减少损失,以及拆迁的难度,请求领导批准。
 
接到户主们的书面建议后,立新大道拆迁指挥部立即做出批示:该户主建议有合理性,经现场察看和研究,如按该方案实施,确实不影响道路建设,并可节约一笔政府投资,还可减少拆迁户损失和拆迁工作难度,具体可否请上级批示。
 
针对此建议,时主管城建的衡阳市副市长雷良玉批示:“同意蒸湘区意见。”不久后,立新大道拆迁指挥部与户主签订了补充拆迁协议。
 
看到相关领导批示后,何琼华等户主开始修复此前拆迁时损坏的,被同意保留的两层房屋。同年10月9日,张菊英突然接到衡阳市规划局的“责令停止建设通知书”,不久,其又接到市规划局的“限期拆除通知书”。同年12月14日,衡阳市房产管理局又下达了“衡房拆字[2007]第129号”城市房屋拆迁裁决书。一系列的变故让张菊英等六户人家心慌意乱,“副市长雷良玉明明批示保留这两间门面,怎么突然要拆掉?”
 
何琼华说:“指挥部在拆除邻房时,将我们的两层房屋损坏得破烂不堪,几乎成了危房。我们多次要求指挥部赔偿并恢复原状,指挥部却要求我们自己恢复。为了减少损失,我们对危房在原址、原柱、原梁上加固维修。在加固维修时,开始规划局人只是提醒我们今后要补办相关手续,但等我们把房子完全修好,又下达了责令限期拆除的通知,这明显是在刁难我们。”
 
今年1月4日凌晨,何琼华等六人的房子被夷为平地。张菊英认为,按照房屋拆迁条例规定,强拆要经过八个程序,现在一个程序都没过,强拆前房主没接到任何通知,没依法协商,况且此房还在诉讼期间,大家也只得到了3万元的赔偿。
 
 
户主期盼“最终说法”
 
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今年1月6日,六位户主向湖南省建设厅递交了《行政复议申请书》。户主们认为,衡阳市房产管理局下发的“衡房拆字[2007]第129号”行政裁决严重违法。一、房主对此次拆迁范围、期限、补偿方案,以及本裁决申请等方面情况一无所知,衡阳市房产管理局非法剥夺了房主的知情权;二、裁决实体内容剥夺了房主选择产权调换补偿权;三、此房产处于诉讼期,依法不能拆迁;四、物权法实施后,规定不能无故行政强拆。
 
户主们还认为,房、地行政部门违法拆除户主房产,是对公民合法财产的非法干涉,是故意毁坏私有财产的违法犯罪行为。他们强烈要求有关部门依法查处此事,请求湖南省建设厅依法撤销“衡房拆字[2007]第129号”行政裁决书,并责令有关单位赔偿损失。
 
在递交《行政复议申请书》后的第4天,湖南省建设厅有关人士要求张菊英等人带上房产证等原始文件去长沙商议。今年1月11日,户主们赶到湖南省建设厅。
 
湖南省建设厅有关人员认真查看了张菊英等人提供的材料后,告知其会依法办事,建议张菊英等人回去等待复议结果。
 
然而,几个月过去,湖南省建设厅方面仍没有“任何动静”。
 
今年4月3日,张菊英等人再次赶往长沙了解复议情况,湖南省建设厅相关复议人员仍没有给出书面答复,只是口头告知“没有发现房产局程序违法”,决定维持原相关判决,并表示“决定书”已送相关领导签发,“到时候如果你们不服可以到法院去告”。
 
见湖南省建设厅相关人员这样表示,张菊英等人“根据行政复议实施条例规定”,向有关方面递交了听证审理申请书。
 
早在复议期间,张菊英等人就逐渐意识到了“其中有阴谋,是有人想拆掉房子又不赔偿”,于是踏上上访之路。
 
衡阳市计生委法规科科长何晶华的父亲何琳,就是参与上访人士中的一个。对于父亲的不断上访,何晶华曾用多种方式请求父亲不要再继续。面对儿子的请求,何琳也曾想过放弃,但心中却也一直不甘。
 
今年“两会”前夕,何琳买了一张去北京的火车票,准备进京。何晶华知晓后,“将火车票一把抢去,撕个粉碎”。何琳知道因为房子的事情,儿子的前途已受到影响,但事情已是“骑虎难下”。
 
事件至此,其余几位户主,内心也是一片茫然。



首页| 关于我们| 专长领域| 律师文集| 相册影集| 案件委托| 人才招聘| 法律咨询| 联系方式|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All Right Reserved 北京拆迁征地律师
All Right Reserved Copyright@2019 版权所有 法律咨询热线:18610586926 网站支持: 大律师网